主頁 > 人物傳記 > 燕王掃北 >

第29回 救英主徐方入水牢 戰惡道英雄雙遭擒

在鳴鳳山總轄大寨主赤發龍神馮奎章的宴會上,徐方見到了燕王,他腦袋一熱, 就想沖上去,雖然被張紹山止住了,但是,人有失手,馬有漏蹄,徐方這一舉動還 是被人發覺了。

再說眾人聞知是龍云鳳把燕王背來的,無不舉手稱贊,爭相慶賀,龍云風也不 客氣,來者不拒,舉杯痛飲。原來這龍云鳳是甘肅龍家寨的人,自幼習武,練就滿 身絕藝,要講這飛檐走壁,偷盜竊取,是樣樣都行。張天杰發現她是個人才,這才 把她收為門下,又傳授新的武藝,龍云鳳更了不得了,拿這一次把燕王給背出來, 就是顯露了手段,也叫一鳴驚人。因此,張天杰面上帶笑,心里頭很高興啊,一看 大伙都捧他這徒弟,他覺著這老師臉上更光彩了。

有人又提議:“馮寨主,既然把燕王給背到這來了,又如何發落呢?你打算干 什么呢?”馮奎章滿面賠笑:“諸位呀,這可太有用了。在座的沒有外人,不妨直 言。我把朱棣抓住,有三個打算。第一,可以向朝廷討價還價,我若把燕王給他, 朝廷給我什么好處,給我幾個省,多少軍隊,我不是可以獨立為王嗎?第二,我把 燕王送回揚州,燕王給我什么好處?給我幾省的地盤?這買賣不也做的值得嗎?第 三,把他送給元人,元人又能給我什么好處。顯而易見,現在朱棣是香餑餑,有他 什么都有。因此本寨主不打算要他的命,今天我高興,這才給大家說明此事呀!”

旁邊的張九誠說話了:“寨主爺,本帥有一事不明,當面領教。”“張大哥你 有話就請說吧!”“據我所知,燕王手下雄兵數十萬,戰將上千員,田再鏢、常茂、 于皋等等都云集麾下,倘若他們得知消息,打上山來,你如何對敵?”“張大帥, 你問的太有道理了,我告訴你個底,他們不知道是便宜,要知道了,膽敢來我這鳴 鳳山,我叫他有來無回。為什么敢說這么大的話?光憑我們鳴鳳山是不行的,這還 坐著二位呢!這一僧一道就是我的靠山,眾位請看!”馮奎章一指張天杰:“這位 就是火龍祖張天杰,當年保過大元帝國,官拜護國軍師之職,在元人那里他是說一 句算一句,只要張道爺一句話,能調動萬馬千軍,況且中原內地,也有張道爺地下 軍五萬余人,我們怕什么?這位師父,就是冷然長老,他交游甚廣,只要長老發話, 是一呼百諾,馬上就會有無數的高人前來相助。眾位就放心吧。哈哈哈哈!”

張紹山就是代表徐方、朱永杰提問題的,他眼珠一轉,把酒杯放下:“寨主爺, 這真是可喜可賀的事。方才你說的太有道理了,這天下是人人之天下,有德者居之, 無德者失之,不是一人一姓之天下,難道說就該他老朱家坐,就不該老李家、老王 家坐嗎?沒那個道理,說你老馮家坐也是一樣,我是擁護。不過,寨主爺我再問件 事,這個是燕王嗎?”“這還假得了嗎?”“為什么不說話呢?”“是這么回事, 我給他用了藥了,因此他昏迷不醒,你想聽他說幾句話?那好,來人!給他服解藥。”

龍云鳳站起來了,往兜里一伸手,拽出個白玉瓶,從里面倒出幾粒丹藥,把這 幾粒藥交給個嘍羅兵,嘍羅過來,弄來碗白開水,讓人幫忙,把燕王的嘴撬開,把 這丹藥給灌進去了。片刻之后,就只見燕王肚子里頭咕嚕嚕響了一會兒,燕王哼了 一聲睜開雙眼:“嗯,好睡!好睡!”徐方聽得真真切切。王爺,你還好睡呢!你 快睜開眼看看,這是什么地方啊!

燕王睜開眼睛,往左右瞅瞅:“嗯,哎!這是怎么回事,這什么地方?”很多 的人他都沒見過,瞅瞅屋頂棚,又瞅瞅門口,不由得苶呆呆發愣。

這時候張天杰瞪著大三角眼,來到朱棣面前:“無量天尊。王駕,你是不是覺 得有點納悶兒,還認識貧道嗎?”哭面佛這老家伙也過來了:“阿彌陀佛。朱棣, 可認得貧僧?”這兩嗓子把燕王給驚醒了。朱棣抬頭一看,是他們兩個,都明白了。 這才知道身在異地,是出了事了,燕王低頭不語。哭面佛用手指了指:“朱棣,貧 僧本應該手起掌落,把你腦袋瓜子打碎了,給我徒兒韓寶報仇雪恨,無奈,事關大 局,貧僧得忍耐一下,你記住,你要不聽我們的話,膽敢對抗,我叫你粉身碎骨。”

燕王到了現在的情況下,什么也不說了,把頭一低一語皆無。兩旁的人連敲桌 子帶敲板凳:“說話!要不老實,要他的命!”不管眾人怎么叫罵,燕王就是不說 話。徐方和朱森暗挑大指稱贊:“燕王真有點骨頭。”越是這樣越招人憐憫,我們 得設法救他呀,徐方心里著急,兩個掌心都冒出汗來了。

馮奎章一擺手讓眾人歸座:“諸位,他現在頭腦還沒太清醒,來人!把他押到 水室牢!”“喳!是!”馮云龍領人把燕王給架走了,徐方就聽了“水室牢”三個 字,心想這水室牢在哪,他搞不清楚,從時間的判斷上,在大廳后面不太遠。時間 不大,馮云龍回來了,向他爹說了幾句話,那意思說是押完了,要他爹放心,然后 往后一站。

大伙議論紛紛,說什么的都有,徐方是一句話也沒聽進去呀,他那腦子早飛了, 飛到大廳的后面去了。他盼著天快黑,好跟朱森一起下手,把燕王背走。

好不容易熬到天黑了。張紹山屬于山上的貴客,就住到跨院,他帶來的人也住 到跨院。馮奎章親自陪他到這里,又坐了一會兒,這才起身告辭。張紹山令仆人到 院里查看,見沒有外人,把門戶封緊二次回來。徐方這才長出了口氣,跟朱永杰脫 去外面的衣服,露出本來的面貌。徐方往椅子上一坐,把小腦袋一撲棱:“哎!急 死我也!”朱森也急得直攥拳頭。張紹山就問:“你們都看見、聽見了嗎?”“當 然了!”“那你們打算怎么辦呢?”“少莊主,咱沒外人,干脆照實說得了,今天 晚上我們倆動手做活,要把燕王救出鳴鳳山!”“依我之見,不要魯莽做事,是不 是咱們暫且忍耐一時,先回桃花溝,你們二位回揚州府,稟報大帥,調動萬馬千軍, 那時再打也不晚哪,就你們兩個人,全身是鐵能捻幾顆釘子。”“遠水不解近渴, 調軍隊那得多長時間,那我們可等不了,不過你放心,我們對救人有一點經驗,量 不至于出大事。”張紹山頻頻點頭:“但愿如此,請二位多加謹慎哪!假若出事, 不要以我為念,我也豁出去了,為了恩公,我愿意把腦袋獻出來,你們二位放心。”

徐方和朱森商議,現在動手為時過早,咱們先歇會兒,養養神,讓張紹山派人 在外邊巡風放哨。他倆誰也沒躺下,每人搬了把椅子,往上面一坐,運運元功。這 倆人就像佛似的,眼睛一閉,眼觀鼻,鼻觀口,口問心,手心腳心朝上,呼吸均勻, 在這養神。

張紹山可坐不住,領著幾個人,坐在院里頭,哪怕有點風吹草動他也激靈一下。 看了看天空,大概到了定更天了,又等了一會兒,覺得時間差不多了,張紹山轉身 想叫他們倆,就見徐方和朱森從屋里出來了:“少莊主,時辰已到,我們兩個可要 告辭了,咱們回到桃花溝見,果真要了婁子,你拿你的主意,就不要管我們了!” 張紹山說:“你們放心吧!我都做了最壞的打算,有事我豁出命去了!”徐方、朱 森兩個周身上下緊襯利落,各把兵刃背在身后,抖身上房,一眨眼,蹤跡不見。

徐方、朱森轉過大廳,直奔后山,雖然他們不知道水室牢在哪,這完全靠的是 經驗,找來找去,離大廳后邊不到二里地,他們發現有個院落,這院也不小,四外 有圍墻,門上掛著氣死風燈,門戶關閉,外頭有巡邏的,圍著院子不斷轉圈,看這 意思是戒備森嚴。徐方眼尖,一看里頭一排約有五間房,門小窗戶小,而且那窗戶 特別高,外面帶鐵條,這么一看,就知是監押人的地方。徐方想,是不是這里?跟 朱森兩人判斷了多時,認為差不多了。他又看了看巡風下夜的、守門的加在一起不 超過十個人,這太好對付了。為了不被人發覺,朱森從百寶囊中取出一塊門路飛蝗 石,往那黑地方一扔,“咕嚕,咕嚕!”門口這兩位當時就聽見了:“誰?什么聲 音!”兩個人一前一后就奔飛蝗石去了。徐方用手一拉朱森,倆人飛身越墻,跳進 院子。到了院里,蹲在墻角下聽著,就聽那倆人說話:“什么也沒有,哪刮一塊石 頭,嚇人一跳。換班的怎么還不來?”仍然在大門外面溜。兩人一看,所幸沒被發 現,心中非常高興。

朱永杰在旁邊給放風,徐方做活,三縱兩縱,就到了石房的門前。徐方一看, 上邊有大鎖,這種鎖叫象鼻子大鎖,約有三斤多重,用鐵錘砸三兩下也砸不下來, 但徐方對這個他不怕,當初他老師教過他。他從百寶囊中伸手掏出根鹿筋繩,在嘴 里面一濕,迅速地挽了個套,順這鎖頭眼塞進去了,三晃兩晃掛在千斤上了,徐方 指頭兒一使勁,“咯嘣”,大鎖脫落。他把鎖輕輕放在地上,慢慢地把門推開,里 面黢黑,徐方不敢掌燈,閉住呼吸反手把門帶好,進到里頭,用腳蹚,底下是平的, 身子往地下一蹲,攏目光往里觀瞧,一看這是外屋,里面點著燈,因為燈亮太小, 所以看不清,就見那石地之上修了個凹窯,凹窯里頭有油燈,比那綠豆大不多少, 光亮微弱,看不清。呆了一會兒,他看石門通到里頭,聽了聽有水聲,徐方一轉身, 奔里頭來了,里面空蕩蕩,他這才看清,底下是個大池子,是活水,泉眼水出來, 從那邊流出去。再往里頭觀瞧,有樁橛,樁橛上正綁定一人。徐方仔細一看正是燕 王,你看他們對燕王還挺優待,下邊還準備了把椅子,捆著是捆著,可是在一把椅 子上坐著。正像馮奎章他們說的那樣,不準備叫燕王死,留著他,準備拿他去交換 什么條件。徐方心情緊張,鼻子一酸,好些沒有哭出來。他壓低了聲音:“王駕! 王駕!”叫了兩聲沒有言語,再叫“殿下”還沒有言語。徐方納悶兒,是不是藥勁 又犯了,聽說是給灌了什么迷昏藥了。背不住押出來時又給灌上啦!哎呀!現在先 別說話了,救出去再說。想到這,徐方拿著鴛鴦棒在水里劃拉劃拉,他恐伯里頭有 埋伏,再遇上滾輪刀、轉輪索,這不麻煩了嗎?他一劃拉,沒事,這才把兵刃交在 單手,下了水。這水也就齊腰那么深,蹚著水幾步來到燕王面前,一看燕王的頭發 吊在環子上,雙手倒捆在椅子上,他伸手把頭發給解開,把繩子解開,一轉身讓燕 王趴在他身上,此刻的燕王就像死人似的,你怎么擺弄怎么是。徐方心里著急,哎 呀!這要滑下去可怎么辦?所以他一只手盡量擾著燕王的腰,那只手還得提著兵刃。 蹚著水到了石階這,費了挺大的勁才上來,順著原道推開門,來到天井當院。朱森 一看,往前緊走幾步:“怎么樣?”“成功了,背出來了。”“哎呀,真把我急死 了,快走!”兩人飛身上了房,奔后山就下來了。

徐方他們順著山彎小路,一口氣能出來五里地,眼前是一片森林,到密林停身 站住,回頭看沒有人跟著,證明沒被人發覺,他們兩人輕輕地把燕王放在地上,捶 打前胸,摩挲后背,“王駕千歲!王駕千歲!我們兩個來了,你睜睜眼!”

徐方和朱永杰一邊喊一邊搖晃,他們仔細一看,兩個人全傻眼了。原來此人并 非燕王,只是長相和衣服有點像。這可把徐方給氣壞了,一把抓住這人的前胸,高 聲吆喝:“呔!你他的是誰?你跑到這里冒名頂替來了。燕王在哪里?你說!” 朱森把寶劍一晃,劍眉倒豎,虎目圓翻,也上來吆喝:“你是誰?說!燕王千歲在 哪?”把這位嚇得牙齒打戰,體如篩糠:“二位饒命!我是山上的一個普通嘍羅兵, 寨主爺讓我穿著這身衣服,把我押到水牢里了,說事成之后,給我重賞,我也不敢 不聽呀?我也不知道燕王在哪!二位饒命!”

徐方明白了,這是鳴鳳山大寨主赤發龍神馮奎章耍的謀,要釣我們上鉤,這 說明我們來山寨的行動已經被人家發現了,我和朱森已暴露了目標,虎口不能久留, 必須馬上離開此地。朱森也明白眼下的處境。他們把嘍羅兵推倒在地,提兵刃就要 往外走。

他倆剛一轉身,就聽見四面八方銅鑼響亮,伏兵四起,燈球火把,亮子油松, 一齊點燃:“不要叫走了徐方,不要走了朱永杰,殺呀!”陣陣喊聲,驚天動地, 可把兩個人嚇壞了。定神一看,正前方兩盞大燈,左右一分,閃出幾個人來。上垂 首正是火龍祖張天杰,下垂首,正是哭面佛冷然,正中央就是鳴鳳山上的大寨主赤 發龍神馮奎章。馮奎章的背后,站著他那四個兒子。張九誠、龍云鳳等等都來了。

徐方脖子直冒涼氣,就知道今日要有一場血戰。回頭跟朱森說:“你看著了嗎? 不是魚死就是網破,咱倆就得豁出一頭去。”“對!就得這樣辦!”徐方這個人從 來就是肉爛嘴不爛的,晃著鑌鐵雙棒,往前一縱,跳到張天杰的面前,把小棒槌子 一擺:“張天杰!可認識某家!”張天杰三角眼一轉,從里面放出兩道寒光,擺拂 塵甩大叉,往前緊走了一步:“徐方!扒了你的皮,我認得你的骨頭,你小子真有 能耐,膽大包天,竟敢化裝改扮,混進鳴鳳山,我早就看出你來了!你頭上的帽子 緊往下壓,襖領子緊往上拽,你以為這樣子就可以蒙蔽著我嗎?可你就忘了,人是 活的,你一舉一動,早看在我貧道的眼里。我才變了這個戲法,把真燕王藏起來了, 叫你救出個假燕王,連我這點小計你都難以識破,還有何能耐敢救燕王?貧道已在 此恭候多時,今天你們就別想走了。”

徐方聽到這真是又羞又惱:“好啊,張天杰,你這個妖道,說人話不辦人事, 吃人飯不拉人屎,屢次三番跟我們為仇作對,今天是有你沒我,有我沒你,休走! 著棒!”說著話,徐方把鑌鐵雙棒往一起一并,蹦起來就是一家伙。張天杰并不慌 張,他跟徐方動手不下十次,徐方有什么能耐他心里都有數。張天杰稍微往旁邊一 閃身,徐方的雙捧走空。張天杰把拂塵插到領子后邊,一伸手拽出七星喪門劍,跟 徐方戰在一起,不過十個回合,徐方就累得鼻洼鬢角熱汗直淌,雙棒也顯得拙笨了, 又勉強支持了五六個回合,就見張天杰手腕子一翻,使了一招撥草尋蛇,“嚓”! 寶劍貼耳撩腮,奔徐方就是一下,徐方當下一縮頭,這一招叫做鎖項藏頭式。光躲 這一劍了,沒注意張天杰下面的腿。張天杰使了個劍里夾腿,這叫偏踹,正蹬 在徐方屁股上。徐方站立不穩,摔了個大趴虎。還沒等他起來,馮云龍、馮云虎往 前一縱,“不要動!”一只腳踩住他的腦袋,一只腳踩住他的腰,把徐方生擒活拿。

朱永杰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不由得火往上撞,晃三皇寶劍直奔張天杰。張天 杰剛要伸手,哭面佛冷然從旁邊過來了:“阿彌陀佛!張道爺,打仗也得換換班呀, 你在旁邊休息片刻,把這個東西交于貧僧。”說著話就過來了,一晃掌中鑌鐵連環 鏟,大戰朱永杰。他們兩個前些天還動過手,朱永杰深知,這個大和尚,武藝高強, 今天是特殊情況,到這里了,明知道不是人家的對手,也得玩兒命。二人大戰三 十來個回合,朱永杰一個沒注意,三皇寶劍正碰在連環鏟上,喀嚓一聲,把寶劍震 飛了。朱永杰說聲不好,剛一轉身,大和尚鏟走下盤,奔朱森雙腿就削來了,朱森 使了個旱地拔蔥,往上一縱,大鏟走空。朱永杰的雙腳剛一落地,和尚的腿又到了, 這一腳踹得干凈利索,正踹在朱森腿肚子上了,“啪!咕咚!”摔倒在地,嘍羅兵 往上一闖,把朱森也給抓住了。

群賊回到聚義廳,重新坐好,令人掌起燈球火把,大廳里頭照如白晝,他們跟 赤發龍神馮奎章咬了咬耳朵,商量了一陣,然后傳話:“把徐方、朱永杰推上來!” 這回徐方和朱永杰可受了罪啦,讓人家拳打腳踢扇嘴巴。兩個人緊閉牙關,一聲不 吭,推到大廳正中,二人昂首挺胸背著手往這一站,心里說,你們怎么處置就怎 么處置。

赤發龍神馮奎章,把桌子一拍:“你叫徐方嗎?”“正是你徐爺爺!”“你叫 朱森?”“正是某家。”“哈哈哈哈!你們的膽量可真不小,竟敢進我的鳴鳳山來 救朱棣,哼!把你們的膽掏出來曬干了比那倭瓜還會大。今天就給你們來個開膛摘 膽,瞅瞅你們的膽子究竟有多大。刀斧手!”“在!”“把這兩個推到外頭去開膛 摘膽!”

嘍羅兵往上一闖,把兩個人推下去了。靠著門口有兩根明柱,左邊一個右邊一 個,兩人被捆在柱子上。有兩個小頭目,每人手里拿著個盆子,是接血的,往二人 面前一放,緊跟著拿過一個皮兜子,把這皮兜子打開。徐方睜眼睛一看,皮兜子里 的家什真全,小刀子、小剪子、小鉤子、小抓子、鐵鉗子,應有盡有。就見這兩個 小頭目,捋胳臂挽袖子,從里面把匕首刀和一把鉤子拿出來,在皮子上來回擦了幾 下:“請寨主爺驗刑。”馮奎章點了點頭:“不必驗刑,馬上動手!”“是!”徐 方和朱森聽到這一句話,把眼一閉,在這等死。準知道沒救了,因為來時燕王手下 那些人都不知道,自己在這個地方又人生地不熟,誰會來救啊!看來今天是準死無 疑了。

徐方正在傷感,忽聽有人大叫一聲:“休傷二位英雄,我在這兒哩!”徐方、 朱森一愣,這是誰呀?聽聲音還挺熱,大廳里亂了。說話者非是旁人,正是桃花溝 桃花寨的少莊主張紹山。

張紹山為什么挺身而出呢?有兩個原因:一是自己的爹爹被人家救了,那是恩 人,我不能知恩不報;二是這二位是隨我來的,現在犯案了,看來馮奎章決不會饒 恕于我,與其晚動手還不如早動手。因此他甩掉大氅,拉出單刀,用刀一指“馮奎 章!你先別動手,有賬你跟我算,這兩個人是我帶來的,我應當負全責。”馮奎章 一看:“行!張紹山!少莊主,人心隔肚皮,做事兩不知呀!我覺得咱們兩家有連 山之好,我跟你爹的交情還算不錯,把你待為上賓,哪知道你胳臂肘往外拐,掉炮 往里揍,把細給我帶到山里來了。我不是怕你,為什么這么半天沒找你算賬呢? 我給你留下退身的途徑,把他們處理完了,只要你認個錯,我就把你放了,沒想到 你比他們還橫呀!真是個英雄,既然你不仁,就許本寨主不義!來人啦!把他給我 拿下!”

言還沒了,他大兒子馮云龍應聲而出:“把他交給我吧!”這家伙從兵刃架上 拽出一支苗子來,把大一顫直奔張紹山。兩個人就戰在一處。徐方和朱森一見, 心里暗暗著急,心想少莊主你好糊涂,你怎么不利用這個機會趕緊逃走呢?回去給 你爹爹送個信兒,給我們家里人送個信兒呢?咋能都搭上呢?但是他們光著急沒有 辦法。兩個人動手也就十來個回合,張紹山武藝雖強,但比馮云龍還有差距,步子 一亂,被馮云龍一扎到手腕子上,單刀落地,他剛轉身要走,馮云龍后把一壓前 把一翻,“噗”這一直透后心,可嘆張紹山命喪聚義廳,鮮血淌了一地。馮云龍 把撤出來,在他死身上把尖的血擦了擦,吩咐一聲,把張紹山帶來的人全部 拿下。主人一死,仆人也跟著倒霉,隨張紹山來的人一個也沒跑了,都被押進了死 牢。馮奎章傳令,把死扔到山溝,等處理完這兩個東西之后,再找張紹山的爹算 賬。

這場風波過去了,馮奎章二次下令,要摘徐方、朱森的膽。小頭目剛要動手, 事情又有了變化。就聽天井當院有人喊了一聲:“刀下留情,不許動手!”兩個小 頭目一聽,心想這事怎么這么多呢?都不敢動手了。連張天杰和哭面佛也是一愣, 心說我們內部之中,這是誰?

徐方閃二目往院中觀瞧,就見院里頭來十多個人,紅燈開道,來到當院,兩行 紅燈左右一分,正中央閃出一位老者。只見他身高九尺掛零,細腰梁寬肩膀,頭上 戴著杏黃色鴨圍巾,黃綢子勒頭,正中央安著一塊無暇的美玉,身上穿蕪青色短靠, 勒著十字袢,大帶煞腰,在胸前挽了個貓耳朵,長短穗子在下面搭拉著。往下身看, 騎馬叉蹲襠滾褲,蹬一雙抓地虎四喜快靴,外面披著銀灰色英雄大氅,白護領,白 水袖,飄帶不系敞胸露懷,老者的腰間掛著把龍泉寶劍。往臉上觀看,長的是四方 大臉,面如晚霞,兩道白眼眉眉分兩鬢,兩鬢白如霜雪,五官端正,二目如電。說 話聲音雖然蒼老,但是帶著銅聲。這老者穩穩當當往里一走,就見寨主馮奎章趕緊 站起來了:“師父!您怎么來了!”說著話他從桌子后邊轉過來,躬身施禮。“師 父,這么晚了,把您還驚動起來了!”

老者一邊答言一邊進了大廳,一只手持著白胡須,兩只眼睛往左右看看,先瞅 瞅張天杰,又看看哭面佛,把屋里人打量完了,眼睛就落到明柱上,打量著徐方和 朱永杰,好半天他沒回答。馮云龍、馮云虎、馮云彪、馮云漢也過來了。“師爺! 這么晚了您還到前面來了?趕緊請坐。”“罷了!”老頭子真有個派頭,穩穩當當 往正中央的虎皮高交椅上一坐,馮奎章規規矩矩地站在旁邊:“來人!給我老師獻 茶。”嘍羅兵把茶水給擺出來了,老頭兒一擺手沒有喝。“奎章!”“徒兒在!” “今天晚上怎么這么熱鬧?我聽見前山跟開了鍋似的,難道有戰事?”“恩師有所 非知,這塊兒確實發生點事,剛打完了仗,大概打攪了您的好覺!”“也不是,這 些日子我就睡不著啊!我且問你,外面綁著那個人是誰?”“是兩個細,那個 小個的叫徐方,那個大個叫朱永杰!”“他們是干什么的?”“是燕王朱棣手下的 將官,為了解救燕王進了鳴鳳山,被咱們抓住,打算把他們開膛摘膽。”“原來如 此!奎章啊,為師我有一肚子活,想對你說,就因為你太忙了,始終沒出這工夫 來,現在我還想說,但是半夜三更的,你這么忙,咱們還得換個時間。”“是是是! 我愿聽老師的教誨。”“既然如此,能聽師父的話嗎?”“能!您吩咐吧!”“要 能聽我的話,趕緊傳令,把這姓朱的和姓徐的給我放了,交給為師處理。”

馮奎章一聽,當時就愣了:“這這……”“怎么,你敢不聽嗎?”“不不,嚇 死徒兒也不敢。來人哪,把他們兩個人給我放了,交給我老師處理。殺剮存留,都 由我老師決定。”

此正是:

莫道山寨凈賊首,
也有好心行善人。

【上一篇】:第30回 馮奎章無奈放二杰 巡山叟誠意送君臣【回目錄】 【下一篇】:第28回 訪燕王夜宿桃花寨 探虎穴深入鳴鳳山
时时系统出租 吉祥白城麻将 美国对中国排球比分2019 美原油期货交易规则 姚记电玩官方下载 安装琼崖海南麻将 香港六合彩白姐 777篮球比分 贵州11选5 20选5开奖玩法 云南未来飞小鸡(曲靖) 辽辽宁快乐12选5 河北好运3开奖结果 长春小姐服务流程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打湖南麻将视频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