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人物傳記 > 燕王掃北 >

第30回 馮奎章無奈放二杰 巡山叟誠意送君臣

馮奎章正要下令把徐方、朱森二人開膛摘膽,突然來了個老者,三說兩說,馮 奎章就答應了老者的要求,下令把徐方二人放掉。惡道人張天杰見狀,甚為不滿。 這家伙平日一貫專橫跋扈,哪能讓這個步?他挺身而出,當面質問:“且慢!馮寨 主這是怎么回事?這位是誰?你怎么能答應把人給放了?貧道不解,請寨主爺回答。”

赤發龍神馮奎章一聽,把那嘴咧得跟瓢似的。“道爺有所不知,這位老先生是 我授業的恩師,江湖人稱巡山叟,姓杜名昆,字遠泰,這座鳴鳳山就是接的我老師 的班底,可以說沒有我老師,就沒有我馮奎章的今天,我師父跟我爹能差多少,我 哪敢以小反上呀?道爺,既然我師父提出來了,那就把人給他吧!”馮奎章說到這, 也沒跟張天杰再商量,吩咐一聲:“來人!把徐方、朱森放了,交給我師父處理。” “喳!”張天杰瞪眼手,毫無辦法,賓不壓主嘛!他眼睜睜看著杜昆把人帶走了。

杜昆走后,院里又恢復了平靜。張天杰這才問馮奎章:“寨主,這怎么回事? 你怎么那么聽他的話?你這老師我看不是向著你,好像跟你同床異夢,他若把人給 放了可怎么辦?”“哎!”馮奎章低頭不語,口打咳聲:“道爺,你不知道呀!人 人有支難唱的曲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!剛才我跟你說了,那位老者非是旁人,是 我師父,對我天高地厚之恩,你說當面提出這么個小小的要求,我能不答應嗎?我 估計他不能把這兩個人給放了,退一步說,就是把他們放了,我也沒怨言,我不能 因為這件事把我師父得罪了。再者一說,在這還有一份字據,得按字據辦事。”

馮奎章說到這,從懷里掏出一塊白綾子來,往桌子上一鋪,讓張天杰、冷然以 及其他人都看一看。大伙往字據上一看,嗬!寫得很清楚,一共開列了三款:第一 款,老寨主杜昆承認把鳴鳳山的大權交給馮奎章處理;第二款,全山的財產分作兩 份,一半歸杜昆,一半歸馮奎章掌管;第三款,杜昆有權向馮奎章提出種種要求, 馮奎章不得拒絕。下邊有人名簽字,看看日期是三年以前訂的。

馮奎章說:“你們看清楚了沒有?我給我師父開過字據,答應過,我師父提出 任何要求,我不得反駁,我這是履行義務呀!人生在世,言必信,行必果,說了不 算,那還叫人嗎!”“是這么回事啊!”張天杰仍迷惑不解。他又問道:“究竟怎 么回事?你欠你師父什么情呢?”馮奎章不慌不忙把以往的經過講述了一遍,大家 一聽,這才明白。

原來這座鳴鳳山是巡山叟杜昆一手創辦出來的,人家是鳴鳳山的大寨主。但是 人家這個寨主,對百姓不搶不奪,公平買賣,而且凡是鳴鳳山周圍的村莊,那個村 莊出了事,山上還要幫忙。所以受到老百姓的擁護,要提起杜寨主來,沒有一個不 稱贊的。這馮奎章父子是后來的。本來馮奎章是個武舉人,文學武藝,都可稱為上 乘。就因為韓馬專權,朝廷亂七八糟,二十年前,遭人陷害,這才帶著家眷,打算 往北移遷,正好路過鳴鳳山,走到山腳下,馮奎章得了傷寒,他是囊中無銀,又舉 目無親,眼看著就要拋異鄉,一家人圍著痛哭,正好被杜昆發現了。

杜昆那一天帶著幾個弟兄,準備采買東西,看到前面有伙人圍著車哭,杜昆不 明白,過來一問,他們就說,俺們是哪里哪里來的,現在突然得了病了。杜昆為人 心善,就把馮奎章一家人接到山上,找名醫給調治,這才把馮奎章從死中救活。人 心都是肉長的,馮奎章給杜昆跪著,再三表示,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,你就是我的 老師,只要有我三寸氣在,必報此恩。杜昆一看,馮奎章談吐文稚,舉止不俗氣, 對他很器重,就問:“你是哪里人?要到哪里去?”馮奎章就把自己的身世講說了 一遍。杜昆深表同情,“既然你無處投奔,就住在我這鳴鳳山吧,以后你想走了再 說!”馮奎章急忙跪下磕頭。

三年過后,杜昆發現馮奎章人品還可以,就正式收他為徒弟,又傳授他武藝, 這馮奎章能耐大增,他一邊幫助杜昆料理山寨的事務,一邊習武,幾年間他也生了 四個兒子,也安心在山寨了。五年前,杜昆得了一場病,他一想,我是年過花甲的 人了,身體也不好,又無兒無女,這馮奎章也不錯,干脆我把山寨的事務交給他, 也省我一份心,就這樣辦了移交手續。哪知道自從馮奎章接管了大權,跟當初就不 一樣了,而且也結交了一些雜七雜八的人,便產生了不臣之心。

杜昆雖然把權力給了馮奎章,自己到后山養老,但是這些事情,他還有所聞。 老頭兒聽罷大大不悅,這一天把馮奎章找到眼前,當面提出質問,說:“奎章呀! 我把山寨交給你,因為我相信你,能夠管好山寨,我也一再交待,我們這個山寨不 搶不奪,應當是公道大王,不應當參與外界的事。聽說你現在招兵買馬,要插旗造 反,這可是大錯特錯啊!我決不允許你干出這樣一種勾當來,你要能聽我相勸,還 繼續在這,不聽我相勸,你就把山寨交給我,你上哪去上哪去。”

這一頓猛拍,馮奎章沒有詞了。現在馮奎章還學得挺狡猾,心說我何必跟老頭 兒抬杠,干脆要個花招。他就說:“老師,我沒有這個事,你別聽謠言,我哪能干 出那種事來,師父你只管放心。”他表面上搪塞,暗地之中,仍然按計劃行事。老 頭兒覺得不放心,有心把權利再收管,那談何容易,杜昆是追悔不及,后來同馮奎 章經過交涉,就訂了上面說的三條款。馮奎章想,條款一簽,我也算報答你一半人 情了;另外,你覺著放心,也不再來找我的麻煩了,我可以放開手腳干我的事。正 好這時候張天杰找上門來,兩個人一拍即合,經過張天杰的引見,馮奎章又認識了 不少的人,他這才與大元搭上關系,跟燕王尋釁作對。

馮奎章當著張天杰和哭面佛的面,把以往的經過講說了一遍:“眾位,你們看 看,人家是我的老師,是我的救命恩人,把這么大的山都給了我啦,就提出這么點 要求我怎能夠拒絕。也慢說要徐方和朱森,說句不客氣的話,就管我要燕王,我也 得乖乖地給呀!”

張天杰聽罷冷笑一聲:“這話我現在才明白,以前你可沒對我說過,鬧了半天 你這還有太上皇呢!這就沖你的面子,要不這兩個人我是堅決不給。不過咱們得把 丑話說到前面,這兩個人要在他的寨里頭,他樂意殺就殺,樂意養著就養著,貧道 不管。他要把這兩個人給放了,我是堅決不能答應。”馮奎章沒有表態:“道爺你 放心,我相信我師父不會那么辦。”這話說的是模棱兩可,大伙弄了個不歡而散。

按下前面他們怎么議論暫且不說,單表老寨主巡山叟杜昆,把徐方、朱永杰帶 到了后山金斗寨。這金斗寨就是他養老的地方,老頭兒一進寨子,兩個徒弟從里面 接出來了,一個叫云中燕李斌,一個叫陸地長鶴李杰。李氏弟兄躬身施禮:“師父, 你回來了。”“回來了!”“那是誰?”“不必多問,到了里邊就知道了。”

杜昆吩咐一聲把寨門關閉,回到大廳坐好。二李不明白又問:“師父究竟怎么 回事?看你氣色不好。”“兒大不由爺呀!我真沒想到馮奎章墮落到這步田地。” 杜昆就把前廳的事情講說了一遍。

倆徒弟一聽:“原來這都是燕王的大將。”“是啊,我聽說前山有事,這兩天 坐臥不寧,我是有目的到前廳看看,正趕上他們要殺人,為師要晚去一步,這倆人 的命就沒了。”“師父,那么弟子斗膽問一句,你把這兩個人要來了打算怎么處理 呢?”“你們兩個都是四十多歲的人了,怎么說出話來跟孩子似的,你們想一想, 燕王是有道的明君,燕王手下這些人都是令人崇敬的英雄,我們能袖手不管嗎?這 就叫忠臣孝子人人敬,佞賊留罵名,為師老了,也得做點好事,我寧愿冒風險, 跟馮奎章決裂,也得把這兩個人給放了。”“老師,正像您說的那樣,我大師兄不 像當初了,現在他羽豐滿了,手下什么人都有,別看您把這兩個人要來,他沒提 出反對意見,您若把人放了,恐怕就得鬧翻了臉。”“哈哈哈!徒兒,為師反復思 想,這個金斗寨,我也呆到頭了,鳴鳳山跟我也沒緣分了,我打算把這兩個人送出 去,我也就不回來了,你們下去把東西歸攏歸攏,明天咱就起身。”“那么,這兩 個人?”“給我請進大廳。”“是!”

時間不大,徐方、朱永杰兩人從外邊進來了。這兩個人不了解內情呀,丈二和 尚摸不著頭,心想我們跟這老頭兒一不沾親二不帶故,他怎么就把我們兩個給救下 來了呢?不知這老頭兒打的什么主意,他跟馮奎章是什么關系呢?杜昆知道他們兩 個人疑惑不解,趕緊站起來作自我介紹,把自己跟馮奎章的關系以及為什么救他們, 說了一遍。二人聞聽恍然大悟,朱永杰搶步躬身施禮:“老人家,你是我們的恩人, 請受在下一拜。”徐方也跟過來了:“哎喲!老爺子,我是錯疑了,鬧了半天,你 是天下最好的人,請上受我一拜!”“二位免禮!免禮!”讓兩個人坐下,吩咐擺 酒。眾人入座,他們邊吃邊談。

徐方就問:“那么杜老先生,這么說你是打算把我們放了?”“正是,休息片 刻,天亮咱們就走!”“老先生,能行?”“放心吧,我相信馮奎章他就是一百個 不樂意,跟我也不能抓破臉,我一定把二位平安送出鳴鳳山。”“不過,老先生, 也許我這個人得寸進尺。”“啊!徐方將軍,有話只管講在當面。”“老先生,我 們可不是怕死,怕死我們就不進鳴鳳山,我們來的目的,是救燕王。既然已經查實, 燕王就在這里,我們哪能這樣一走了事呢?老人家,我看辦好事就辦到底,得罪馮 奎章索就一下都得罪了。你能不能把燕王也給救出來?讓我們君臣一塊兒走。” 朱森一聽,這矮子多狠,這要求提得有多高。杜昆微微一愣:“徐將軍說的也有一 定道理,咱就試一試,不過成功與失敗,我現在可不敢擔保。”

他們把話說定了,李斌、李杰從外邊進來了,先給老師行禮,然后見過徐方和 朱森。李斌轉向社昆:“按您的吩咐,一切準備完畢!”“先不必著急,為師經過 與徐將軍、朱將軍商量,還要辦一件事,把燕王千歲也得帶著走。你們兩個人拿我 一支令,到前邊去要燕王!”“師父,這事不好辦吧?那馮奎章能答應嗎?”“不 必跟他打招呼!你們直接趕奔八卦石牢,據我估計,燕王肯定在那押著,跟守門的 說清,就說老寨主有令,要審訊朱棣,讓他們把人交給你們帶回金斗寨。”“是! 不過,師父,萬一他們不給人怎么辦?”“不給也沒關系,給我殺!”“是!”

李斌、李杰轉身到了外面,周身上下緊襯利落,把兵刃背在身后,帶了八個人, 拿著金斗寨的大令直奔八卦石牢。

這個八卦石牢在哪里呢?就是鳴鳳山的山環里,離前寨和金斗寨都不遠,建在 山腳下,離遠處看,好像一座古堡,周圍古樹參天,用條石修的圍墻,門還是鐵的, 里面房間錯落,現在改為石牢,以前這里是放珠寶玉器的倉庫,臨時把燕王押到這 里了,你要不知內情的,根本不會想到這里能押人。

李斌和李杰領幾個嘍羅兵,邁步剛進石牢的院,迎面碰著個人,借燈光一看, 是個出家的老道,這老道非是旁人,正是火龍祖張天杰。張天杰看了看李氏弟兄, 他倆暗自吃了一驚。他們也認識張天杰,知道他最不是東西,心里納悶兒,他來干 什么?哎喲不好,夜貓子進宅不祥之兆。不容他們多思考,一閃而過,張天杰往外 走,他們往里走,就這樣分了手了。哥倆互相看了一眼,那意思是別耽誤,咱們該 干什么還干什么。到了石牢的院里頭,李斌把掌中的大令往空中一舉,高聲斷喝: “呔!誰在這值班?”

東屋里頭出來幾個人,為首的是巡捕寨的一個寨主,此人姓文名中。文中一看 是李氏弟兄,趕緊過來了,“二位,有事?”“嗯!這不是文寨主嗎?”“正是我。” “寨主爺有令,要來提犯人朱棣,麻煩麻煩,把人交給我們吧!”“喲!這!請問 是哪位寨主爺?”“寨主就是寨主,還有哪位?你看看大令!”“哎!是是!”李 斌把大令往前一遞,這巡捕寨的寨主把令接過來看了看:“哎呀,二位,這可不行!” 李斌和李杰一瞪眼睛:“此話怎講?這支令無效嗎?”“不,不不!是這么回事, 前邊馮寨主有令,你沒有看見嗎?剛才來個道爺,特為傳達馮寨主的令箭,說沒有 馮寨主的大令,這人誰也不能給!所以你拿的這支令不是馮寨主的,是老寨主的, 還請恕小人……”

他這話還想往下說,把李斌氣急了,掄起手往臉上“啪”!就是一個耳擂子, 把文中打得就地轉了三圈。“哎喲哎喲”雙手捂著肋幫子,鮮血順著嘴角流出來了, 打得眼前直門金星。

李斌往前大跨了一步:“該死的東西!我問你,誰允許你這么放肆,老寨主的 令箭反而不好使了,馮奎章的令箭倒統轄了一切,這誰給訂的規矩?文中,別人不 清楚,你還不清楚?這個鳴鳳山是誰的?在創辦這座山的時候就有你,你說這座山 歸誰管?”“二位,且息雷霆之怒,我什么都知道,不過呢,縣官不如現管,老寨 主現在退歸林下,養老了,不是把權力都給了馮寨主了嗎?所以我呢,就得聽馮寨 主的。”“放屁,我今天告訴你,我們是奉老寨主之命來的,老寨主有話在先,要 把人交給我們處置,聽也得聽,不聽也得聽!抗令不遵者,殺!你想怎么的吧!要 想活命,乖乖地把朱棣交給我們,要想死你說話!”

這哥兒倆說著,一伸手“鏘啷啷”拽出單刀往前一縱,就要下手。文中把嘴一 咧,就跟吃了黃蓮似的,“等一等,讓我想一想。”文中雙手抱著腦袋一琢磨:我 這當官的盡受夾板氣,你看,剛才張天杰來了,傳達總寨主馮奎章的指示,說什么 沒有他的手今,不準把燕王交給任何人,你看看,放屁這么個工夫,老寨主又派人 來了,非要朱棣不可,我怎么辦?哎呀!他一看李氏弟兄白眼珠子掛血線了,看意 思,我要不給人,他倆就動手了,我哪能打過他們哪!好漢不吃眼前虧,干脆我就 給他們,然后去稟報馮寨主。馮奎章要有能耐,張天杰要有本事,你們去找杜昆算 賬去,跟我毫無關系。唉!就這么辦。想到這,文中破涕為笑。

“二位呀!你得諒解我的處境,你說怎么辦?你們誰提人,我都沒有說的。二 位,我現在就開門,把人交給你們,怎么樣?”“嗯!這還差不多。你要這么做, 回去稟報我們老寨主,必有嘉獎!”“哎!我也不圖嘉獎,只要二位不怪我就行了。” 說著話,他甩過身子,“來人!”“有!”“把鐵門打開!”“是!”

這里靠著山,掏了幾個洞,三層鐵門,上邊有象鼻子大鎖,你就是有通天的本 領也出不來,何況外面還有高大的院墻,還有人在守著。當兵的拿著鑰匙,把三道 鐵門打開到里面去了。一會兒,四個人用軟床把朱棣抬出來了,李斌和李杰一看, 燕王昏迷不醒,身上蓋著被子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文中說:“我也不知道,把這 人交給我的時候就這樣,里屋都不準進,我就在外面看著,誰知他是有病呢?還是 給灌什么藥了,跟我沒什么關系。”“這是朱棣嗎?”“那還錯得了嗎?寨主爺是 這么說的。”

李斌看看李杰,李杰瞅瞅李斌,兩個人有點猶豫,心說這事壞了,不知道這是 不是朱棣?若弄個以假亂真,可麻煩了,可事先又沒見過燕王。又一想,抬回去看 吧,但愿沒有什么變化。“好吧!就這樣吧,我們就走了!”“是是是!不遠送!”

李斌眾人回到金斗寨,有人往里頭通稟。徐方和朱森一聽,半信半疑,就跑到 院里去了。巡山叟杜昆也領著嘍羅兵到了院里頭。院里頭是明燈亮燭,照如白晝。 徐方先過去,把這被單子撩開,定神瞧看,確實是燕王,沒有假,徐方的心放下來 了。但再看燕王跟死的一樣,摸摸心口,還有點熱呼氣,那臉上,面如黃鉛紙,唇 如靛葉青,兩腮深凹,眼窩都塌下去了。徐方壯著膽子把眼皮撩開看看:“哎呀! 眼珠瞳仁都快沒了!”把他嚇得倒吸了一口冷氣,回頭問朱森:“你看!這怎么回 事?”朱森也是門外漢,對醫道是一竅不通,摸了摸還有點脈。徐方和朱森商議, 不管怎么的,先盡快離開這里再說。

眾人把燕王抬到里屋,李斌把剛才的經過講述了一遍。徐方一聽,腦袋嗡的一 聲: “怎么? 你們兩個人看到張天杰了?”“是的,我們往里走,他往外走。” “壞了,壞了!老寨主呀,現在連我們帶你們如同在虎口之中,你看著吧,一會兒 非出事不可,三十六招,走為上計,咱們快快離開這里!”朱森也站起來了:“徐 將軍說的不假,現在你的處境也危險了,張天杰肯定不會拉好屎,那個姓文的寨主 也肯定去告發,估計一會兒,他們就能來人。”

杜老寨主坐在那里手捻長髯,眼睛不斷地轉悠:“嗯!二位不必著急,本寨主 早就做好了打算,這個地方我不呆了,我寧愿趕奔揚州府,給燕王拉馬墜鐙,我也 不愿意當這個寨主了,何況我要救你們出虎口。來人!傳我的命令,全體集合!”

這老頭兒手下還有五六百人呢!到了這陣子,也不必保密了。就聽得鑼聲響亮, 一會兒院里黑壓壓站了一片。這里的嘍羅兵都是原來的老人,都跟杜昆有一定感情。 杜昆站在臺階上,高聲宣布:“各位,我有件事跟大家談談。燕王千歲被妖道拿到 這山里,我已把他救出來了,想把他送出山去。咱們都是老弟老兄的了,希望各位 捧我一場,助我一臂之力,把燕王送回揚州府。哪位要能辦的到,功勞可不小。但 是,如果不樂意擔這個風險的,我也不勉強,這里有的是金銀財寶,你隨便拿,只 要你不阻攔我們的去路,你就是我的好朋友。諸位!樂意跟我走的,馬上收拾東西, 現在我們就要起程。”

這五六百人,平日受老寨主恩惠,都跟杜昆是一條心,大伙恨透了赤發龍神馮 奎章,沒有不罵他是白眼狼的。如果老寨主不打救你馮奎章,你能有今天嗎?啊! 你現在有權有勢,就跟老寨主作對,真是恩將仇報。

老寨主話音一落,眾人齊聲喝喊:“寨主爺,你走到哪我們跟到哪,誓死相隨!” 杜昆十分感動。當即下令,“準備出發!”大家只帶了些金銀細軟,隨手應用之物。 這時候車也套好了,這輛車就是給燕王準備的。現在朱棣人事不省,還得有人看護 著。老頭兒見車套好了,令人輕輕地把燕王抬上車,告訴徐方和朱森,“二位,老 朽有個要求!”“你說吧!”“你們二位就專門在車上護理王駕千歲,別的什么也 不要管。比如說,在下山途中遇到麻煩,你們也不要管,自有老朽和兩個弟子承擔。 我們就是把天漏了,把地砸塌了,你們也不要管。要沒有你們什么事都好辦,你 們要一露面可就麻煩了,懂嗎?”“好吧,一切聽您的安排。”

燕王上的這掛車是新車,大白馬駕轅,一匹大青騾子拉長套,兩旁兩匹大紅馬 拉著幫套。車老板要駕馭得好,一天一夜就能回到揚州府。兩人進了車,把車簾子 撩下了,里頭一漆黑,朱森在左,徐方在右,扶著燕王。他們心里著急啊!盼望 能回到揚州府,找名醫給燕王調治,可能這命能保住,要一耽誤,那就全完了。徐 方撩開簾子往外看,外面都集合好了。杜昆、李斌、李杰也都上了戰馬,眾嘍羅后 邊跟隨,離開金斗寨,直奔后山。

杜昆是鳴鳳山的創辦人,自幼在這山里長大,對山上的地理環境特別熟悉,哪 兒有近道,哪兒有密路,哪兒沒關卡,哪兒易通過,他是了如指掌。走前山雖近, 但是哨卡太多,不易通過;后山雖遠,但只有兩道關口,硬闖也能闖過。只要過了 口子,一上官道,馮奎章再追也來不及了。老寨主心中著急,催促眾人加快腳步。 “弟兄們!大家辛苦一點,快!前邊快走!”只聽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馬蹄聲。 人們知道形勢緊張,都緊趲了一程,約半個時辰,就出了后山。前面有一座山口, 叫亂石溝,轉過亂石溝,地勢就好走了,再往前去二十里地,就上了官道。

杜昆眼前一亮:“弟兄們,快!”可是大伙剛走到亂石溝的邊上,冷不丁就聽 見一棒串鑼響,并放出兩道煙火,接著伏兵四起,把道路給攔住了。杜昆一愣,心 里頭擰了一下,壞了,馮奎章在這設下埋伏了。杜昆在馬上伸脖一看,人不多,也 就百八十人,為首的是黑胖子,手中提著斬馬刀,臉上帶一道傷疤,頭發有點發紅。 這人四十來歲,杜昆還認得他,是巡捕寨的副寨主陸朋。老頭子琢磨陸朋在這兒, 這是例行的公事,平常這也有卡子。他讓嘍羅兵往左右一閃,馬往前提到了這伙人 的面前:“對面是陸寨主嗎?”陸朋一看,怎么這么多人,原來是老寨主駕到。陸 朋趕緊把刀交給嘍羅兵,來到老寨主的馬前,一抱拳:“老寨主,有失遠迎呀,請 恕罪。您半夜上哪兒去?又有車,又有人的?”“陸寨主啊!有很多話我沒法說, 我打算串個親戚,溜達溜達,要借路而行。”“是是!是這么回事,您多久回來?” “多則三月五月,少者半月十天,就回來了!”“請問老寨主,您這次遠行,馮寨 主知道不知道?”“我業已跟他打過招呼了。”“呵!那!您可有那個?這么長、 這么寬、這么厚的這……”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,杜昆看出來了,他比劃的是 要大令。杜昆把眼睛一瞪:“陸朋!你這是什么意思?難道說我離開鳴鳳山還得有 馮奎章的大令嗎?嗯!”“不!我不敢這么說,當然您是不用啦,可后面這么多人 呢?”“都是我的人,如果馮奎章怪下來,由老朽承擔,快把道路閃開!”

老頭說著話一抬腿,“咯(口楞)”把大摘下來了,二話沒說,在馬上練了 兩趟:“陸寨主呀!這兩天我可有點脾氣暴躁,老想殺人,手可有點刺癢,誰要 是惹我的麻煩,叫我不順心,我可不客氣了,你明白嗎?”“哎哎!明白!明白!” 陸朋琢磨這老頭子可夠厲害的了,干脆我把道閃開得了,別找麻煩。他往旁邊一縱 身:“老寨主,請!請!”這人往左右一分。

如果這時出去也就出去了,就這么一道關卡。哪知正在這么個關頭,就聽身邊 背后,馬掛鑾鈴的聲音,有人高喊:“別放他們過去!攔住!馮寨主來了!”“不 能讓他們過去!我來了!”夜深人靜,這聲音傳出很遠。陸朋一聽,是總寨主赤發 龍神馮奎章的聲音,這小子馬上橫刀,把去路給攔阻住了:“老寨主,不是我不讓 你過去,你聽見了嗎?總寨主來了,有話你跟他去說。”這時候赤發龍神催馬就趕 到了,雙手一抱拳:“師父!慢走!弟子特來送行。”

此正是:

早知今日多磨難,
當初何必把權交。

【上一篇】:第31回 矬英雄鏢打飛天女 張道爺劍劈哭面佛【回目錄】 【下一篇】:第29回 救英主徐方入水牢 戰惡道英雄雙遭擒
时时系统出租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缺点 川上奈奈美2019 91快牛配资 球探比分直播球探比分直播播网 有坂深雪多高 幸运飞艇 贵州快3 麻仓优作品及番号大全 恒生股票指数 日本av女优电影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短线股票 时时彩 76人15年战绩 体球网篮球即时比分网时 澳彩即时赔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