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宮斗小說 > 慕南枝 >

第四百三十七章 班底

    做,怎么不做!鄭緘說著,坐到了康祥云的身邊,道,我們就算是想修渠務農,也要官府支持才行。能得了郡主的青睞,何愁大事不成?

    康祥云想了想,道:這樣的事我不適合。如果郡主來找我,我就推薦你,到時候你去郡主和說去。你知道,我口拙!

    什么口拙!鄭緘才不相信,直接嚷道,我看你是覺得郡主只不過比你閨女大幾歲,你拉不下這張老臉!要知道,有志不在年少,甘羅十二拜相,霍去病十七歲封侯,駱賓王七歲能作詩他正啰啰嗦嗦地說著,有小廝隔著門扇稟道:老爺,郡主派了人過來,說要見您!

    怎么樣?

    我猜測得沒有錯吧!

    鄭緘朝著康祥云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康祥云一面朝著鄭緘翹起了大拇指,一面高聲對那小廝道:我在書房為郡主奉茶。

    小廝應聲而去。

    康祥云去開了門窗,找了之前友人送給他的碧螺春,準備沏茶。

    鄭緘起身告辭,卻被康祥云留了下來:既然決定跟著郡主去西安,你和郡主遲早都得碰面的。與其那個時候才留個印象,不如這個時候就認個臉熟。若是我們以后真的留在陜西修渠,這種要錢要人的事,你比我擅長。到時候肯定得你出面。像你說的,郡主不是個簡單的人,和郡主相處好了,我們的事肯定也容易些。

    鄭緘想了想,diǎn頭同意了。

    康祥云就去燒水。

    水剛剛澆好,康太太陪著姜憲過來了。

    看見鄭緘,兩人俱是一愣。

    鄭緘忙站了起來,垂著眼簾和姜憲康太太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姜憲不由多看了鄭緘兩眼。

    相由心生。仕途選官也早有講究相貌是否周正的。那些歪瓜裂棗不管你策論做得多好,也不可能被選的。

    這個鄭緘又黑又胖,沒有一diǎn官威,卻能留在京城做了個京官,先不說這個人是否有真材實學,僅人際交往這一塊,這個黑胖子就是個能人。

    李謙去陜西做官,當然是什么樣的人才都要有。

    她之前還準備把鄭緘留在山西。

    畢竟康祥云和鄭緘都是她找來的,做西席也是她提出來的,這才幾天的功夫,兩位先生都跟著去了陜西,于李長青那時有些不好交待。

    但她現在改變主意了。

    康祥云向她引薦了鄭緘之后,眾人分主次坐下,喝了幾口茶,姜憲就直言不諱地說明了來意:想必兩位先生已經知道了,將軍擢升陜西行都司都指揮使,十一月底就要赴任。可這衙門的班底還沒有配齊,我想請康先生和鄭先生跟著一塊兒過去。

    兩人沒有想到姜憲會這么直接,而且開口就這樣強勢,并沒有像他們想的那樣三顧茅廬,一時間被鎮住,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好。

    姜憲雖然知道自己不比從前,可骨子里的傲氣還在那里,并沒有覺得自己這樣有什么不對。見兩人沒有立刻就回答,也沒有太在意。讀書人就是這樣,一diǎndiǎn小事都要權衡半天。她繼續道:西安自古就有‘八水繞城’之說,康先生擅制船,鄭先生擅天文,不管是修渠還是倉糧,我想,兩位先生都能有用武之力,與其在這里做個西席,不如跟著將軍去了陜西。至于家中之事,也不用兩位先生擔心。康太太覺得只要跟一家人在一起,去哪里都一樣。鄭先生的公子過了這兩年要下場了,我可以幫鄭公子拿到學籍,就在西安參加科舉,北卷向來比南卷容易。不知兩位先生意下如何?

    南方文風盛行,北地荒漠。為了顯示公平,本朝太祖皇帝的時候就以長江為壑,分了南北兩卷。錄取進士時,以南北各占一半名額。所以南方向來比北方競爭激烈,因而蘇浙藉的官員又普通比北方的官員厲害。

    鄭緘祖藉金華。

    按律,他的兒子應該回金華參加科舉。

    姜憲卻承諾讓他兒子在西安參加科舉。

    這比同什么金銀珠寶都讓他動心。

    鄭緘頓時一陣狂喜。

    可他又很快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能提出這樣條件的嘉南郡主更讓他忌憚。

    他想都沒敢多想,踢了康祥云一腳之后,立刻就站了起來,恭敬地躬身行禮,道著:謹聽郡主吩咐。

    康祥云向來以鄭緘馬首是瞻,見狀了忙說了一句謹聽郡主吩咐。

    姜憲對兩人的態度很滿意,笑著站了起來,道:那就煩請兩位先生了。若是有不想去的,也不勉強。想去的,只需帶上換洗的衣裳,其他的自有府上負責。我們十一月十二日啟程。

    并沒有說是直接去西安還是在其他的地方落角。

    想必這件事還要保密。

    鄭緘在心里琢磨著,和康祥云康太太一起送了姜憲出門。

    姜憲忙完了這件事,去了李長青那里。

    我畢竟是女流之輩,有很多事不太方便。她恭謹地道,這次又是秘密出行,公公能不能讓二叔護送我去西安。上次他和我去京城的時候,辦事就很穩妥,大家都很喜歡他。

    李長青有些意外,但這是小事,他自然不會潑了兒媳婦的面子。

    李驥很快就知道自己會護送姜憲入陜。

    而且康家和鄭家已經決定和姜憲一起過去。

    學堂里有人跟著去,也有人不想離家,決定留下來。

    這幾天大家都沒有心思上課了。

    他高興地在床上打了個滾,跑去了姜憲那里。

    大嫂為什么不說讓我一塊去?他求著姜憲,我也想去。學堂里的很多人都想去。

    姜憲笑道:這種事是我能決定的嗎?你若是真的有心,就去求你大哥!然后她問起學堂的事,大家沒有說別的嗎?

    沒有!李驥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地跟姜憲學學,做什么事都別急,一步一步的來。就像現在,大嫂就把他先弄去了西安,等見到大哥了,說服大哥把他留下來跑腿,他爹肯定不會說什么的,他和姜憲說著這幾天家里發生的事,大家都想跟著大哥去陜西看看。可有些人家里不同意,就只能作罷了。像鐘天宇馬永盛李累他們都準備過去。

    李累?!

    李謙的那個遠房的堂兄。

    是啊!李驥笑道,累哥說讀萬卷書不如行千里路,所以他也要去,而且伯父也答應了。

    親們,今天的更新!

    o(n_n)o~

    ※(未完待續。)
【上一篇】:第四百三十八章 流言【回目錄】 【下一篇】:第四百三十六章 打堵
时时系统出租 重庆幸运农场app下载 澳洲幸运5人工计划软件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 有板深雪第三部全集 超级大乐透 qq欢乐麻将外挂 10分彩下载 打麻将游戏规则 麻将三国免费版 排列三走势图坐标 里美尤利娅 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太原沐足哪有包吹的 好运经纪人 世界杯比分预测法国 单机麻将四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