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宮斗小說 > 慕南枝 >

第四百三十八章 流言

    前世,李累不知道在哪個旮旯角落里。

    不過,今生能跟著李謙去陜西,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?

    就像李驥。前世是李謙不爭氣的庶弟,今生誰知道他會變成什么樣子呢?

    姜憲莞爾。

    李驥繼續道:“爹不是當著外面的人說大哥要去陜西了,得把手里的事攏一攏,所以這幾天都忙著交接的事,恐怕沒空和大家告辭了嗎?大家一聽這就是假話,都猜測大哥是去京里跑官了,還沒有回來。爹聽了,當著丁大人和李大人的面沒作聲,讓人看著好像是默認了似的,可丁大人、李大人好明的,問起了嫂嫂,爹雖然支支吾吾地搪塞過去了,可我看丁大人和李大人的樣了,壓根就不相信。大嫂,您說丁大人和李大人會不會私底下去查大哥的行蹤啊?”

    姜憲想了想,問李驥:“知道你大哥具體的行程嗎?出了蜀沒有?”

    李謙像是在和她玩捉迷藏似的,總不告訴她他行至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只知道個大概!”李驥道,“大哥好像跟謝先生他們分開了,帶著衛屬走在了謝先生的前面。云林說,大哥可能會提前回來。”

    這就對了!

    姜憲笑道:“那就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驥不解。

    姜憲道:“蜀地閉塞,自成一城,朝廷歷來對那里都睜只眼閉只眼地放養。若是你大哥還在蜀地,有什么事我們也是鞭長莫及,幫不上忙。只要出了蜀地就好辦了。丁大人和李大人知道了他的行蹤也不打緊,他們還能告到朝廷里去不成?”

    就算是想告,有了這次的擢升,他們恐怕也要掂量掂量這狀告不告得成!

    姜憲又問起外面的事來:“可聽到有什么傳聞沒有?”

    李驥猶豫了片刻,道:“外面倒是沒有什么。大家不過是說我們李家攀附了權貴,要一步登天了之類的。我們李家也不是第一次被別人這樣非議了,只要我們自己不往心里去,別人說來說去的,時間長了,也就沒趣了,不說了。不過,家里卻有些說法,讓我有點擔心。”他頓了頓,“大堂兄前些日子不是代大哥跟著爹去冬練了嗎?加之大哥一直沒有出現,大家都在猜是不是大哥哪里做得不好,被爹拘在了家里反省,偏偏爹又不能明說,這件事就越傳越盛,還有人找到我這里來打聽的,甚至問大哥到底犯了什么事?有沒有可能跟著大嫂去京城?如果大哥去了京城,我有什么打算?現在大哥擢升,大家又都猜大哥是去了京城跑官還沒來得及回來,紛紛議論是不是大哥要另起爐灶了。爹不作聲,大堂兄可能沒得到爹的允許,不好說什么,家里的猜測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其他的事可以不管,這件事卻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。李家就這點家底,如果還分裂成了兩部分,特別爹如今還是山西總兵的時候,對大哥的聲望和前程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驥言下之意,是指李長青還活著,如果這件事不解釋清楚,讓別人誤會李謙是要自立山頭,會背上不孝的之名,對李謙的官聲不好。

    姜憲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這件事她還是第一次聽說。

    她對李麟有了芥蒂。

    連李驥都能聽到的事,他相信李麟肯定也聽說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心,就算是李長青沉默不語,他也應該想辦法為李謙辯解才是。

    至少,李麟在這件事上是消極的。

    姜憲不喜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她皺著眉著,“這件事我會和公公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李驥明顯地松了口氣,明朗的笑意又浮現在他的眉眼間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。”他道,“丁大人和李大人上次來家里恭賀爹爹的時候,說起了陜西行都司的同知,說是還沒有人選。丁大人想推薦他曾經的一個下屬,現任云南按察使副使,我覺得,大哥若是能推薦人選,干嘛一定要推薦丁大人的關系啊,我們可以用自己的人啊!這樣別人以后跟著我們,也覺得有奔頭,指使起別人來,別人也服氣,多好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姜憲聽著呵呵地笑了起來,道:“你腦子倒使得快,不學自通。”又打趣他“莫非你有什么合適的人選?我試著幫你走走門路,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李驥聽著面漲得通紅,道:“大嫂,你怎么能取笑我?我就是這么覺得,是與不是,還是您和大哥說了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倒覺得你想得挺好的。”姜憲收斂了笑容,正色地道,“你以后也要這樣思考問題才行。”

    這是受了表揚吧?

    李驥有點傻氣地笑。

    姜憲半帶告誡半帶調侃地道:“你還要記住你自己說的話,打虎親兄弟,上陣父子兵。你和你大哥,打斷了骨頭連著筋,你們始終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李驥忙挺直了脊背站好,鄭重地應了聲“是”。

    姜憲這才端了茶。

    劉冬月送李驥出了門。

    姜憲去了李長青那里,把李驥的擔心告訴了李長青。

    當然,她沒有說這些都是李驥的顧忌。

    她總覺得李長青并沒有把李驥這個兒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能是覺得他出身太低微了吧?

    李長青聽完之后果然神色凝重,姜憲前腳剛走,他后腳就找了李麟,讓李麟以李麟自己的名義傳了話出去,說李麟之所以會在冬練的時候接手李謙的差事,是因為李家那個時候就在策謀李謙升職的事,因為八字還沒有一撇,不好對外說,這才沒有聲揚的。而李長青之所以讓李麟主持冬練,也是考慮到若是李謙升了職,李長青身邊沒有可幫襯的人,想提拔李麟的意思。

    家里流言雖然慢慢地平息了,可大家有點看戲不怕臺高的味道,始終不太相信李麟的解釋,但看著李麟依如從前那樣忙出忙進的,倒也不敢隨意亂傳話,這個話題才慢慢地消失。

    李麟的心卻隨著李謙的升遷變得躁動起來。

    正如李長青所言,李謙去了陜西,有了更大的發揮空間,還有鎮國公府為他背書,山西這一塊,李長青怕李驥生出別的心思,一直防著李驥,無論如何也不會用李驥,李駒年紀還小,李冬至是個女孩子,女婿還不知道在哪里,除了他,還有誰能幫襯李長青?

    只要給他五年,不,或者只要三年的時候,他肯定會在李家爭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到時候,高妙容還會拒絕他嗎?

    ※

    親們,月票9150的更新!

    O(∩_∩)O~

    ※(未完待續。)
【上一篇】:第四百三十九章 猜想【回目錄】 【下一篇】:第四百三十七章 班底
时时系统出租 牛彩网3d预测 闲来麻将手机版 德国赛车 哪些av女优 网站是靠什么赚钱的 广西快3是正规彩票吗 雪缘园足球资料库 辉煌棋牌huihuangapp 青海快3开奖时间表 排列排列五开奖号 凯尔特人塔图姆 大唐棋牌麻将 麻将怎么玩 广东快乐10分钟开 贵州快3 免费陕西麻将群无押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