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宮斗小說 > 謀妃當道 >

第046章 永遠不會姓軒轅

大書齋小說,網WwんW.『dashuzhai→w→.com
    陸之遙直接回了山里,廖無痕看著她這個樣子回來也忍不住愣了一下,欲言又止,還是什么都沒問。

    陸之遙換了身好的衣服,在山里住了兩天才又離開。三個孩子手牽著手,戀戀不舍的看著陸之遙離開。等她不見了之后,清墨扭頭去看身邊的廖無痕,問:“您上次說的話是真的嗎?”

    廖無痕看了他一眼,像是在想他說的是哪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在一起。”清墨有些害怕的看著廖無痕,從嘴里說出的每一個字,都十分的小心翼翼。“我只要聽話練功,是不是就能和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廖無痕笑了笑,點了下頭。他的笑容很難得,恐怕就連陸之遙,都沒見過他現在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和妹妹一起練功。”清墨是癟著嘴說出這話的,比起練功,他更喜歡到閣樓里去抱著書睡覺。

    清墨能做出這個決定廖無痕是很開心的,不得不說,陸之遙的這兩個孩子真的都是練武的好苗子。雖然清墨一直都很抗拒和他學武,在清菡高興的比比劃劃的時候他只是站在一邊看著,但久而久之就會發現,所有清菡會的東西,他都會。這一點讓廖無痕很驚喜,比陸之遙的成長所帶來的驚喜更甚。

    陸之遙并不知廖無痕在自己不在的時候,都和孩子們做了什么樣的交易。但清菡清墨確實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和廖無痕學了起來。雖然訓練的強度遠不及陸之遙那時的,廖無痕在陸之遙不在的時候也對他們客氣的多,但不管怎么說他們都是孩子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下,三個孩子各有各的事情做。清墨清菡累的小臉通紅,滿頭大汗,璃珞也規規矩矩的坐在一旁,幫廖無痕把草藥碾碎。

    陸之遙每天晚上還是會回來,但是因為廖無痕沒有對幾個孩子動手,而他們又都不對陸之遙說,所以她并沒有發現這一切,只是覺得幾個孩子瘦了,心里心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陸之遙自從上一次和軒轅皓天鬧翻之后,兩人就一直沒有再見過面。而軒轅皓天也沒有再給她什么任務,就連軒轅君凡,都識相的沒再來打擾過她。這讓陸之遙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護衛隊快要一個月了,陸之遙對這里的每一個人也漸漸的熟悉了解。從夏萊國帶回的那兩車東西她一直都沒有動,始終扔在那里。但是里面一有多少樣東西,她心里卻是清清楚楚的。那么多的珠寶首飾放在那兒,有人動心是再正常不過的。所以當陸之遙再一次暗中檢查車的物品,并且發現沒了之后,她沒有驚訝。

    過了三天,陸之遙把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起來。她只說了一句話,“我這里,不需要手腳不干凈、只會貪圖小便宜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個一個的搜索,陸之遙觀察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。東西是什么人偷的她會不清楚?這種事有一就會有二,東西沒一件就會沒第二件,她們在她“看不見”的地方都做了些什么,她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偷東西的是兩個年紀不大的女子,聽說她們在進護衛隊之前就已經熟識了。陸之遙不想以物以類聚這四個字來形容她們,都是窮人家的孩子,即便心中的妃子夢破滅了,可也還是希望以后過上好日子,這種心情陸之遙可以理解。但是,壞就壞在她們在她需要殺雞儆猴的時候做了這種事。為了達到目的,總要有人付出代價,這怪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送進宮去,實話稟明皇上,是做充兵還是其他處理,讓皇上來決定。”

    不帶一絲感情的清冷聲音從面具后面傳出,所有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個人被抓走,眼中有同情的,有恐懼的。這么多人,差不多全知道那車里裝的是什么,也差不多全對里面的東西動過歪心思。

    “之前和你們提過的比試,能得第一的,所有的東西都歸你。”陸之遙輕聲開口,說道:“車里都有什么,不用我多說你們心里有數。雖然在這山里你們用不到,但是相信我的話,只要有實力了,你們就有自由了。我們不過都是一群被牢籠困住的可憐蟲罷了,想逃出去,只能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陸之遙說完話邁步離開,很多人望著她的背影沉默。

    孟青跟在陸之遙的身后一路跟了過去,等陸之遙正眼看向她的時候,她忍不住小聲說道:“主子怎么不早說。”

    “哦?動心了?”陸之遙笑著停下腳步看她,“原來你的動力是那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會好好練功的!”孟青下定決心般的說道,那車好東西她也盯了好久了,沒想到陸之遙是打算全部送人的……

    兩名女子被送到了軒轅皓天那去,軒轅皓天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,看了她們幾眼,冷言道:“刑舂處理。”

    所謂刑舂,是在處以肉刑后押送官府或軍營進行勞役,而所謂肉刑,則是割下鼻子,劃破連臉面并在傷口處涂上墨水留下痕跡,這和死刑相比輕的很,但在青冥國這種地方,對女人而言處以刑舂,還是很重的責罰。

    陸之遙把兩人送走后就沒再想她們的事,盼著天黑回去看孩子,日落,是她每天唯一期待的。外面變成了什么樣陸之遙不想去想,但有些消息,就算她不想知道,可還是有人會主動說給她聽。

    軒轅君凡來了,帶著皇上的密令。

    夏萊國大兵壓境,擺明了是準備大戰一場的架勢。軒轅皓天命陸之遙隨時準備動身,同他一起趕赴邊關迎敵。

    “皇上什么時候這么瞧得起我了。”陸之遙嘲諷說道,“國家大事,我一個女人摻和什么,打仗什么的我不懂,去了也是白去,勞煩王爺帶話給皇上,就說祁瑤沒辦法接這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打仗,還有誰會比你更懂?”軒轅君凡無奈笑道:“你以為這么說皇上就會放棄了嗎?之遙,我告訴過你,和皇上對立沒有好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任何人對立,是你們一直不想讓我過好日子,我有什么辦法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問你,要不要嫁給我?成為軒轅家的人,不光對你,就連你的孩子也是有好處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找不到女人了嗎?”陸之遙上下掃量著他,怎么看怎么不覺得他是會缺女人的。“娶我一個帶著幾個孩子的女人算什么?還是王爺覺得好日子過夠了,想讓別人看看笑話才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為了你好,這丫頭,真是不識好人心。”軒轅君凡長嘆一口氣,“好好想想我說的話,你的孩子若是姓了軒轅,在這里,沒人敢對他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這輩子都不會姓軒轅,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夠肯定的。王爺的好意,我心領了。”

    “話別說的太早,我等你以后的答復。”軒轅君凡笑的奇怪,讓陸之遙不得不多想什么。“還有,皇上叫你一起過去不是沒有原因的,夏萊國皇上與洛親王親臨,你難道不想見見故人嗎?”

    “林逸翔也來了?”陸之遙自動忽略了軒轅君凡說的林逸南的事,她想殺林逸翔很久了,卻一直沒能得手,在青冥國的幾年,他在她心中的分量印象越來越淡,如果不是軒轅皓天前些日子那么一下,她險些都要忘記還有林逸翔這么個人活著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對他反應這么大?”軒轅君凡取笑道:“舊情未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爺,總這么口無遮攔,真的會出事的。”陸之遙語重心長的對他說道:“就算林逸翔來了,我也不會去。”

    “口無遮攔也是和你學的,說到底,你怕的只是林逸南吧。”軒轅君凡把她看的明明白白,“他早就知道你在這兒了,有什么好怕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怕的不是他,而是那千千萬萬的夏萊國無辜百姓。”陸之遙表情憂傷凝重的看著軒轅君凡,緩緩說道:“我已不奢望能讓這場戰爭停下來,可是,力所能及的事,我還是希望做的到。我救不了他們,可我不想讓自己的這雙手再沾染上他們的鮮血。也許我今日的話終會傳到皇上的耳朵里去,但我還是要說,無論是夏瑤還是陸之遙,亦或者是站在這里的祁瑤,這輩子都只能是夏萊國的人。那些兵,有多少是我爹一手帶出來的,又有多少是曾經見過我認識我的,我無法面對的不是林逸南,而是我無法以一個叛徒的身份站在他們的面前,與他們對立。皇上想要打擊軍心的辦法有很多,不是少了我就辦不成事。無論如何,這一戰我是不會去的,就算拿我師父來威脅我,我給出的答案也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仇,真的就不想報了嗎?”軒轅君凡半晌沒有說話,而后問出這么一句,“據我所知,夏家的消亡應該和林逸翔有直接的關系吧?”

    所以就連太后那邊都發了話,不管贏不贏,自家人的仇一定要報,換句話說也就是,不管戰場上的情況如何,林逸翔這個人,都一定要殺。

    “林逸辰都好好的在這兒活著呢,林逸翔那邊急什么?”陸之遙戲謔一笑,“而且就算是要殺,我也不會明目張膽的來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這句話,就行了。”
【上一篇】:第047章 想見【回目錄】 【下一篇】:第045章 不配擁有尊嚴
时时系统出租 3d试机号对应金码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球探世界杯 2013快船vs雷霆录像 上证指数吧东方财富网股吧 黑龙江省福彩22选五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结果 免费一级特黄大片欧lolo 爱上配资 三人麻将怎么调多少档 日本av女优激情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山东麻将游戏下载 全民内蒙古麻将辅助器 3d近十期开奖号码 成年人看的黄色片